页面版权归中通服咨询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所有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苏ICP备05082032号-13

卡廷之光

作者:
来源:
2017/08/16 17:46
浏览量

  这一万五千多名波兰人在俄国兵士的枪口下被推进一节一节发臭的火车,开往荒野的劳工营。这些忧心盼望的波兰人的妻子儿女们,在刚刚开始的半年之中还能收到几封来信,到了第二年的五月,四零年的春天,突然音讯杳然。一九四三年四月十三号,攻入苏联境内的纳粹德国军方宣布,在德军占领的苏联斯摩棱斯克市附近的卡廷森林地区发现被苏联军方屠杀的波兰军人万人坑!很快,苏联发表公报予以断然否认,宣布这些波兰军人是在德军占领苏联领土之后落入德军手中,并被德军残忍杀害的,虽然苏联言辞凿凿,似乎正义凌然,然而却提不出任何证据,波兰的老百姓却是心知肚明,她们斩钉截铁的认为,毫无疑问,是苏联人干的!然而,此时的波兰,身为苏联的附属国,是不敢乱说话的,他们的政府和领导人以国家安危和前途为铁盾,以维护共同对德为借口,不允许历史学者去研究这段大屠杀的公案,也没有人敢问:那些没见到尸体的波兰男儿又遭到了什么结局?历史就这样将这一万多名波兰男儿命运沉入湖底,苏联也这样将人道责任推到了纳粹德国的头上,往后的几十年,尽管大家满腹狐疑,然而却依然没有一个历史学上的盖棺定论。白发苍苍的波兰军人家属就在失望与等待中苍老,离开世界!

  历史,不分中外,一直都曾是政权的工具。六十年代的赫鲁晓夫曾经对当时的波兰领袖哥穆尔卡建议:设立一个特别调查团,由莫斯科和华沙两地的历史学家组成,共同去发掘卡廷森林历史冤案。然而却被哥穆尔卡推诿了。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波兰领导人就不希望冤案消解,百姓告慰吗?不是的,因为哥穆尔卡本身的政治力量依靠的就是波兰人的爱国情绪,不解开事实,波兰人对俄国人就越恨,爱国情绪就煽得越热,他的政权就越稳固。就能够聚集更多的社会资源。解开了卡廷森林的历史公案,很可能也就淡化了波兰人的恨俄情绪,这样对他个人的政治策略就有损。

  辩证的逻辑有时候也会让我们眼呆,历史的实情经常又让我无所适从,摸不清究竟是世界错了,还是我们自己犯傻了。掩藏历史真相是为了巩固政权,然而打开历史真相却也有它的政治企图。八十年代,以革新,开放作号召的戈尔巴乔夫登上苏联领导人岗位,希望重新调查波俄两国之间从前所忌讳的历史案件。以便更好的对波兰施加政治影响,维护和巩固苏联社会主义阵营。苏联政府体认到,波兰百姓对俄国的憎恶与那些不明不白的冤案很有关系。冤案一日不解开,仇恨便永远埋在心里。假如开诚布公地发掘真相,还有可能“让过去的都成为过去”,理所当然,戈氏政府选择在这个时候让历史回归历史,无疑是想要化解政治上潜伏的危机,借以为苏联新一轮的政治改革和平稳过度开路。

  虽然戈氏选择公开历史同样隐藏有政治企图,然而却是站在公理一边——一万五千个人的悲剧命运,无论如何也要有个交代。死者的亲人仍旧在痛苦的回忆中惘然地等待,幸存的波兰军人对自己不幸的同胞也有告慰亡魂的责任。这样一个巨大的历史“黑盒子”打开之后,波兰人的恨俄情绪可能会合理的化解,就如戈尔巴乔夫所希望的那样,却也可能更加深血债血偿的愤慨,但是退一步说,公开真相,即使无法达到完全消解仇恨的效果,然而却依然有两重收获:其一,大屠杀的真相被公开后,即使波兰人无法原谅,却因为罪案水落石出,他的仇恨也会有历史固定的对象,有一定的程度。假若历史一直得不到昭白,公理始终得不到伸张,他的仇恨也必然是隐藏的,臆测的,往往也是夸大而扩张的,必将会导致更大的报复和历史积怨。其二,历史不是静止的,既然事实最后肯定是会被揭开的,戈氏的做法必定会得到后来历史的肯定,因为他肯定历史,正视历史,顺应公理。

  卡廷事件,在被埋藏了几十年之后终于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打开这个黑盒子,我们看到了谅解和尊重,两国的历史学家一同仔细调查和分析当时的文件,证实和公开了这些波兰兵士被苏联军队以包袱和拖累为理由屠杀的真相。仇怨也以适当的方式和程度得以消解,减弱。

  这些事件催生了后来的人们对于历史的认识,有操守的历史学家们,以这些案例向我们讲述了一个闪着幽光的道理,也透着严肃的警示:历史,不应该成为政治的工具,即使一点点也不可以!唯有正视历史,尊重历史事实,以虔诚的敬畏之心,勇于认错和敢于负责的气量胸襟审视历史,过去的民族,政府,才会有找到发展自我的路基的机会。也许,这种度量,让我们看见的不仅仅是胸襟,还是先机和曙光。在这件事情上,俄国的选择也让我们开始了对自己的反思。

  这个故事让人想到的还有很多,这些年来,民族积怨和历史公案在政治高压和经济竞争大潮中看似得到消解,实则是以一种更为隐形而深彻的力量在酝酿更多的问题。虽然纳粹曾犯过滔天罪行,宽慰的是德国对历史上所犯下的错的那种深彻反思和警醒教育,也印证了这样一个成熟而理性的民族,他一以贯之的历史思维习惯。然而,巴基斯坦和以色列呢?日本呢?非洲苏丹呢?面对历史罪恶的百般辩解与误导,这些国家始终不敢直视人性,不去面对历史上的错误,那些历史公案的黑匣子什么时候能够都被打开?

  看完卡廷事件,心情异常沉重,一方面是对无辜生命逝去的哀伤,同时也是对人性中罪恶部分的惧怕,如今复杂而波橘云诡的国际世界,世界各国,唯一直视历史,勇于承担,才能让宽容和谅解送我们到我们渴求的那个世界。(胡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