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版权归中通服咨询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所有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苏ICP备05082032号-13

江南小巷

作者:
来源:
2017/09/04 17:46
浏览量

  早些年,因为父母离开家乡出外务工,我有幸于学生时代的寒暑假能陪伴他们在水乡之国的江浙。对于我这个生长在丘陵山区的人来说,水乡又是另一种生活情态了。每每有闲,我会一个人游走在那些个小城,有这么一些宁静安祥的小镇一直在呼唤我的亲近,拜会过浙江嘉兴海宁的长安古镇,那年的记忆,如今,多年来的流光,全埋在尘嚣里奔走,往日澄明的心境,似乎也沉浊了许多。江南的记忆是零散的,因为她的元素太多,她的味道太恬淡。我回想起负手行吟在街头古肆的那些满足,那些旧日的情感丝丝涌起。一篇小小回忆,送我入那片水乡泽国,嘉禾大地。

  江南的市镇都有她内在的味道,清水穿城过,人家尽枕河。水是永远绕不开的依恋,也是生活在此的乡魂,弃舟登岸,迎面的是带着雕花和缕空型的木槛窗,小小的阁楼开着小门,墙上满是剥落的碎墟,透着惯看春秋的坦然,还有岁月流连的亘古。然而,走入街头,真正的驻足才刚刚开始,小巷的出现让我惊诧,也让我落入长久的冥想。江南回忆,最亲的就是我流连的小巷啊。

  巷,是城市建筑艺术中一篇飘逸恬静的散文,一副古雅冲淡的图画。巷,常在江南的小城镇中,犹如古代的少女,躲在僻静的深闺,轻易不肯抛头露面。要是你在这种城市中住久了,和它真正成了莫逆,你才有机会看见她,接触到她优娴贞雅的风度。它不是乡村的陋巷,湫翳破败,泥泞坎坷,杂草乱生,两旁还排列这错落的粪缸,或是堆满刺目的废弃物。它也不是上海的里弄,鳞次栉比的人家,拥挤的喘不过气;小贩憧憧来往,黝暗的小门边,不时走出一些跻着拖鞋的女子,头发乱似临风飞舞的秋蓬,眼睛里网满红丝,脸上残留着不调和的隔夜脂粉,颓然地走到老虎灶上去提水。也不象北地的胡同,满目尘土,风起处,弥天的黄沙让你有处于边关的凄惶。

  这种小巷,隔绝了市里的红尘,淡漠了乡村的野寂。它又深又长,一个人耐心静静走去,要老半天才能走完。它又那么曲折,你望着前面,好像已经堵塞了,可是走了过去,一转弯,依然是巷陌深深,而且更加幽静。那里经常是寂寂的,寂寂的,不论什么时候,你向巷中拐去,都如宁静的黄昏,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足音。巷中古老的木槛门散发着历史看透人生的坦然,静静的阳光洒在石阶上,边角的青苔发着幽暗而寂寞的光,岁月剥蚀了它的雕梁画栋,它的王谢堂前燕,它的天井,微微翘起的屋檐和耸起的突兀纵隔窗。不高不矮的围墙挡在两边,斑斑驳驳的苔痕,墙上挂着一串苍翠欲滴的藤萝,俨如古朴的屏风。墙里是人家的竹园,修竹森森,天籁细细:春来时还藏有几只娇艳的桃花杏花,娉娉婷婷,从墙头殷勤地摇曳红袖,向行人招手。走过几家墙门都是紧紧的关着,不见一个人影,因为那都是人家的后门,很少才走它几遭呢!偶然绻着一只狗,但决不是对着你炘炘的狂吠,不是它害怕惊扰你的梦意留恋,只是惯看春秋的它们也在自己的世界里徜徉。

  小巷的动人处就是它无比的悠闲,无论谁,无论在俗世的风尘中收纳了太多的羁烦,还是在生活的辗车里装进了超负的沉淀,只要你到巷里去踟蹰一会儿,你的心情就会如巷尾不波的古井,那是一种和平的静穆,而不是阴森和肃杀。闹中取静,别有天地,仍是人间岁月,依旧疏淡生活。它可能是条天现代的乌衣巷,家家有自己的一本哀乐帐,一部兴衰史,可是重门叠户,讳莫如深,夕阳影里,野草闲花,燕子低飞,寻觅旧家。只是一片澄明如水的气氛,净化一切,笼罩一切,使人忘忧忘己。

  你是否觉得劳生草草,身心两乏?我劝你工余之暇,长到小巷里走走,那是最好的将息,会使你消除疲劳,紧张的心弦得到调整,心境悒郁,我劝你到小巷里负手行吟一阵,你一定会豁然开朗,怡然自得,物我两忘。如是有爱人,忘却名园胜景,似那晨昏时节,到深巷中散散步,在那里,你你们可以心贴得更近,在街上那种贪婪的斜觑,巷里是没有的:偶然呀的一声,墙门口显现出一个人影,又往往是深居简出的姑娘,偶一见你们,且又娇羞的返身回避了。

  巷,是人海汹汹中的一道避风港,安全是它的气味:巷,是城市中喧嚣扰攘的一带洞天幽境,胜似皇家的阁道,便于平常百姓徘徊徜徉。

  爱锱铢必较,逐臭争利的,请到长街闹市去:爱轻嘴薄舌,争论是非的,请到茶馆酒楼去;爱锣鼓钲镗,管絃嗷嘈的,请到歌台剧院去;爱宁静淡泊,沉思默想的,我心中的小巷等着你。(胡名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