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版权归中通服咨询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所有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ICP备:13005622号-1 

南京的春天

作者:
来源:
2017/04/12 17:59
浏览量

  九年以来,逢春去鸡鸣寺朝觐已是我的习惯,今年也不例外。

  南京的春像个顽皮的男孩,你去寻他,他却匿在角落一味偷笑,任那细雨霏霏淋个满城冷清,你恼了不管他,他却忽的一下跳出来,攀在你的衣角,把那杨柳气息玉兰芬芳往你头上衣角一阵乱抹。

  天气恰逢晴好,仿佛一夜之间,灰暗沉郁的南京就打理了新妆——且不说秦淮河边的杨柳新绿了头发,柔柔的在那里对影自怜;也不提玄武湖畔的桃花、紫荆、玉兰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儿,一股脑儿全都拼命舒展开身段,露出些姹紫嫣红的婀娜身段来;就连那厚重沉静的中华门明城墙下,也探出了一丛丛活泼泼、黄艳艳的迎春,笑的那个得意招摇。

  满城热闹春光,古刹也不能自矜,这时节正是香火旺盛。寺正门的路植了两排樱花,不少人慕名而来赏玩不休。在我看来,绯红、粉白的花瓣打扮的路旁满眼缤纷,虽然不算壮美灿烂,也有股淡雅澄净的天生秀气。恐怕因为亲近古刹日夜熏陶的原因,多少也沾染了些出尘空灵的气息了吧。

  且不顾樱花树下人流如蚁,我还是寻我的老路——过寺正门不入,沿着路绕道玄武湖台城旁的后门,拾阶而上,一路攀上寺院最高的铜佛殿。倒不是故意另辟蹊径,只是我来了多了,知道这时节主路人流如蚁,这样走轻松惬意的多。

  铜佛殿门正对的广场中央置放一只香炉,惹得不少好事人投掷硬币以求好运,叮咚落地声音不绝。我素来觉得朝觐首在诚心、不试金钱,所以历来礼佛也只携寺庙赠与的三炷信香。这只聚财香炉算是与我七年无缘,只好暗祝菩萨不会怪罪我这等吝啬香客,善哉善哉。

  环顾鸡鸣寺四周:北临玄武水景,西近鼓楼商区,南边建了学府,东边挨着衙门。熙熙攘攘的烟火里,座落了这么一座清净地,本来觉得有些赞赏。忽的想起南朝四百八十寺,顿觉佛事也如人生无常。梁文帝半生戎马,后面不也落得个弦断音垮,也不知埋在这眼前城墙的那块砖下。

  且去了书生自悲自艾的杂念,在东侧的香烛房燃了香,伫立广场中央朝着四方祭拜祈愿。闭上眼睛默想心愿,此时如在广袤海边,耳边春风挽着梵唱踏浪而来,眼前满满的都是父母妻儿、亲朋好友的音容笑貌。浑身温暖,宛如这春风拥我入怀。突然冒出一个不敬念头,年年拜佛求个平安,其实礼拜的何尝不是他们。正因他们惜我、爱我、怜我、助我,我这一粒单薄的种子才能在这世界艰难生长,努力扎根。佛观花如世界,我当敬彼如菩提。

  去完鸡鸣寺的没几天,儿子生病在医院治疗,我与妻在长椅上闲坐。妻忽然发现新大陆般,从我头上扯下一根白头发来。端详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伙,朝着我熠熠的映着白光。

  人生不足百年,如露亦如电,礼拜未来,不如活在当下。

  恍然间鸡鸣寺前的梵唱悠悠传来,碧色的天,绯色的花,黄墙黛瓦,金身菩萨,洋溢成一团绿意融融的春光。瞧着这暖暖的光,我伸出手去,松开的是一茎白色的发,抓住的却是千年的七彩春华。(汪立鹤)